强迫交易罪的主体在原则上须是交易的相对方

《刑法》第226条规定,强迫交易罪是指通过暴力或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提供或接受服务的严重行为。关于如何从理论上理解强迫交易罪的主体,存在不同的观点。笔者认为,强迫交易罪的主体原则上必须是交易的相对人。

首先,中国普遍认为,本罪所保护的合法利益应该是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本罪市场交易秩序的合法利益属性不仅决定了本罪只能发生在正常的商业经营或交易活动中,还决定了本罪的犯罪主体应当是正常商业经营或交易活动的参与者,其与被害人的关系必须是相对的交易关系,否则很难产生违反正常市场交易秩序的结果。从比较法的角度来看,可以发现,事实上,如果行为人不是交易的相对主体,并迫使他人独立于正常的商业运作或交易活动而做或不做某一行为,那么此时受到侵犯的是他人的意志自由,而不是市场交易的秩序。中国刑法没有设立专门的犯罪来保护这种纯粹意志自由的合法利益。它认为,只有当胁迫仅限于市场上的"交易"范围时,才能构成强迫交易罪。

其次,从文化意义的解释来看,强迫交易罪中的强迫交易是一个带有偏见的词语,“交易”是“强迫交易”的核心部分。《中国法律词典》对“交易行为”的定义是:“双方为解决争议或有争议的主张而达成的任何协议。从形式上来说,这是一种经济行为,在这种行为中,双方在将金钱或权利转让给自己的前提下,将它们的权利或金钱相互转让。”可以看出,“交易”行为作为最基本的民事法律行为之一,本质上是平等主体之间的财产和合同关系。作为民事诉讼的主体,交易双方必须遵守合同规定的权利和义务。本合同基于双方真实意思的一致,遵循自愿、公平、平等和有偿交易的原则。双方有权决定是否参与交易以及交易的具体形式和内容,而不受他人胁迫。因此,从根本上说,强迫交易罪保护交易双方之间的公平、自愿、等价和有偿的相对契约关系,规范交易中一方通过“暴力和威胁”损害自愿、公平、等价和有偿原则的行为,从而侵犯交易对方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

第三,根据制度解释,在刑法修正案(8)颁布之前,强迫交易罪中的“买卖货物”和“强迫他人提供或接受服务”行为必须发生在交易相对人之间。这是因为刑法修正案(8)中增加的“强迫他人参与或退出投标、拍卖”、“强迫他人转让或购买公司和企业的股份、债券或其他资产”和“强迫他人参与或退出特定业务活动”三项行为不需要在交易对手之间发生。可以看出,这三项行为只是对“买卖商品”和“强迫他人提供或接受服务”的补充,也扩大了对强迫交易罪的规制范围。但是,如果认为“买卖货物”和“强迫他人提供或接受服务”的犯罪主体可以是非交易主体,就没有必要在刑法第八修正案中增加上述三项行为。这是因为后来增加的“强迫他人参与或退出投标、拍卖”、“强迫他人转让或购买公司、企业的股份、债券或其他资产”和“强迫他人参与或退出特定业务活动”三种行为,可以完全被“强迫他人买卖商品”和“强迫他人提供或接受服务”所涵盖。无论什么“投标、拍卖”或“股票、债券或其他资产”都可以归类为“商品”,而“参与或退出特定业务活动”可以完全由“提供或接受服务”涵盖。事实上,任何刑法条款的解释和适用都必须从其规范目的出发。刑法分则中规定犯罪构成要求和法定刑罚的每一项规定都有其特定的规范目的。如果现有刑法规定足以实现某一目的,就没有必要为实现这一目的而制定一项新的具有犯罪和惩罚结构的刑法规定。因此,可以认为,强迫交易罪的犯罪主体是基于相对交易主体原则,但非相对交易主体除外。只有在《刑法修正案(八)》规定的三种行为中,本罪的犯罪主体才能是非交易主体。当然,即使是一个非交易主体,它也可以构成本罪的共犯,所以没有必要担心处罚范围过于狭窄。

(作者:北京大学法学院)

声明: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我们将及时纠正和删除它们。谢谢你。

责编:佚名

500彩票 新疆11选5投注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